今天是:  欢迎您来到吉安市科学技术协会!
决策咨询
当前位置:首页 >> 决策咨询
关于工业化城镇化进程中加强历史文化名村保护及其新发展的建议
发布时间:2014-08-05来源:【字体:

  

    新型工业化城镇化,是推进江西现代化进程的必由之路。由此引发了农村社会从传统文明向现代文明转型发展的深刻变革。在这个进程中,如何更好地彰显农村自然生态、历史文化遗存优势,对于加速“双轮”驱动,建设富裕和谐秀美江西,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带着这个问题,课题组先后深入吉安、抚州、宜春、赣州、南昌、景德镇、上饶等地调研考察,提出了关于城镇化工业化进程中加强历史文化名村保护及其新发展的建议,呈报领导和相关部门决策时参考。

  关于工业化城镇化进程中加强历史文化名村保护及其新发展的建议

                    

  吉安市科协课题组

    

  省第十三次党代会作出了建设富裕和谐秀美江西的决策部署,制定了新型工业化城镇化 “双轮驱动”、实施和谐秀美乡村建设工程的战略举措,我省农村正经历着由农耕文明向工业文明的深刻变革。在这个进程中,关注、重视历史文化名村的保护并促其发展,对于传承中华传统文化精华,凝聚中华民族精神,对于更好地彰显赣鄱大地秀丽的田园山川风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和浓郁的风土人情,建设富裕和谐秀美江西,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一、我省历史文化名村的现状与特色

  200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首次将历史文化村镇保护纳入法制轨道,同时启动了历史文化名村工程。10年来,我省历史文化名村保护工作取得长足进展。表现在:一是历史文化名村保护体系初步形成。省建设厅、文化厅共同制定了历史文化名村管理办法,成立了相应的保护管理机构,组织实施了普查申报工作,初步形成了政府、村民理事会和村民共同参与的保护机制;二是建立健全法律法规。2007年制定了《历史文化名镇名村保护规划编制与实施暂行办法》,分别从政策和技术层面对历史文化名镇名村工作提出了明确要求。2009年结合《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修改,加强保护规划编制工作,编制率达86﹪。20128月《省委省政府关于实施和谐秀美乡村建设工程的若干意见》之文化惠民工程强调和指导历史文化名村保护;三是申报工作取得实效。我省5次获批命名的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17个,数量居全国第4位,在去年底公示的第一批中国传统村落中我省有33个。我省4次命名省级历史文化名村70个,覆盖全部设区市和40多个县(市、区);四是持续加大保护力度。“十一五”期间,赣州、景德镇、抚州、吉安等地的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共获得国家补助资金3600万元,省建设厅也为加强保护规划的编制投入经费200多万元。

  我省历史文化名村留存数量多、面积大,且保留完整,承载丰厚的“传统村落遗产”,编织成一道道绿色自然风光、古色文化遗迹、红色革命圣地的靓丽风景,是我省社会经济发展重要而宝贵的资源财富。其特色是:

  历史文化名村具有绿色的生态环境资源。村落选址尊重地域环境,山环水绕;村落整体规划,顺其自然;人居环境选择和建筑营造融入了“天人合一”的生态理念,人与自然和谐统一。被誉为“国家级生态示范村”的婺源县晓起村,“古树高低屋,斜阳远近山,林梢烟似带,村外水如环”,堪称利用天时地利构建人居环境的典范。

  历史文化名村的古色建筑蕴涵着深邃的智慧。我省历史文化名村肌理清晰,格局完整,其选址、规划、营造等既传承了传统建筑的特色,又体现了低碳理念、绿色建筑智慧。人文关怀的居处文化,书院、祠堂、牌坊文化,营商文化等其文化内涵的多元化价值以及非物质文化遗产,对于现代乡村规划和建设具有重要的借鉴价值。被誉为“千古第一村”的乐安县流坑村,以718条街的布局,将近7万平方米的赣式民居风格展现得淋漓尽致,堪称我国古典建筑中的明珠。

  历史文化名村的红色文化凝聚着强大的精神财富。我省多数历史文化名村有着丰富的红色文化资源,这在全国范围是不多见的一大特色。在“农村包围城市”战略思想指导下,赣南、赣中、赣西南、赣东北等农村纷纷创建革命根据地。在青原区渼陂村,至今完整保存着“二七会议”、红四军军部、江西苏维埃政府旧址,留下了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的足迹,180余条土地革命时期的标语仍清晰可见。这些红色经典,成为激励一代代老区人民继承先辈遗志、建设美好家园的精神财富和动力源泉。

  二、我省历史文化名村保护发展面临的困境和问题

  近十年来,我省历史文化名村保护工作取得了长足进展,但随着工业化城镇化的整体推进,历史文化名村保护发展工作也面临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是保护意识淡薄。从领导层面、管理部门到村民群众,较普遍地存在“重申报、轻管理,重发展、轻保护”的认识误区,对历史文化资源的价值和不可再生性缺乏应有的关注和重视,对历史文化名村的开发片面理解为发展旅游业。农民工进城带来的“空巢化”现实,导致历史文化遗产传承无人、管理乏力的尴尬局面。

  二是规划管理滞后。有的地方对自身拥有的历史文化资源底数不清,对资源的种类、数量、年代、工艺、材料等基本信息没有建立档案;一些被列入国家和省级历史文化名村的村庄,至今尚未编制保护规划,有的有规划缺乏科学性和合理性,缺乏严格的运行程序和监督体系;加上职能部门多头管理的局限性,往往只注重文物“点”的保护,而忽视“线”和“面”的整个空间格局肌理的保护。

  三是保障措施乏力。现行法律中缺乏制止所有者买卖传统建筑的相关规定,环境保护相关法律对历史文化名村周边生态环境、饮用水源等保护缺乏明确规定或特别规定,危害历史文化名村保护及其发展行为缺乏明确法律责任,并且处罚手段乏力;对于已被列入历史文化名村的私人古建筑产权归属,一直是个敏感问题,亟待进一步明晰;历史文化名村保护发展的资金来源缺乏法律保障,省财政尚未设立专项资金,县乡村更缺乏保护和进行有效管理的机构、人员和经费。

  四是盲目开发失当。在新农村建设中,拆村并村、千村一貌的行政规划,浓重的商业气息,单纯追求经济价值的旅游开发,文化资源为少数企业或个人所垄断、随心所欲的求大求洋行为,矿山开采、水利、公路、园区建设忽视环境污染和水土流失的负面影响,以及片面追求城镇化率的政绩观和形象工程等缺乏统筹观念的决策和行为,侵蚀着历史文化名的自然环境和人文氛围,导致精神生态退化和恶化,保护和发展困难重重。

  三、保护历史文化名村并促其新发展的对策建议

  省委省政府《关于加快推进新型城镇化的若干意见》实施三年来,我省新型工业化城镇化提质提速,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在去年召开的“两化”发展流动现场会上,进一步强调“两化”发展必须运用“统筹”方法,统筹推进新型工业化、城镇化与农业农村现代化的联动发展,统筹推进新型工业化、城镇化与生态环境保护的良性循环。在这个大环境下,课题组针对我省历史文化名村的保护、利用、发展中显露出来的矛盾和问题,进行了客观理性的分析,提出了科学保护、合理利用、化解矛盾、永续发展的对策和建议。     

  (一)保护历史文化名村,责无旁贷

  1.历史文化名村传承着“宝贵而无法复制的文化资源,是中华民族内聚力和向心力的物化体现和观念寄托物”,保护和发展历史文化名村,政府责无旁贷。建议成立全省历史文化名村工作领导小组,省委宣传部和省政府建设、文化、土地、农业、环保等部门为成员单位,共同负责历史文化名村保护和发展工作。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把历史文化名村保护和发展纳入新型工业化、城镇化和农业农村现代化总体规划,统筹推进“三化”联动发展。

  2.我省历史文化名村分布在11个设区市和40多个县(市、区),建议设区市和历史文化名村相对集中的县(市、区),建立历史文化名村工作领导小组或联席会议制度,负责管理指导所辖区域历史文化名村保护工作。

  3.历史文化名村村民是传承文化生态遗产的重要力量和基本保证,要增强村民文化“自珍”和生态“自爱”意识,不断提高文化自觉和自信。不仅认识到传承文化生态遗产是一种荣誉和自豪,更是一种责任和寄托。

  4.加强历史文化名村保护宣传工作,营造“传承遗产,保护家园”的良好社会氛围。鼓励支持社会志愿者、法人和社会各界,尤其是青年人,投入、参与历史文化名村保护行列。建议文化、环保等部门以“文化节”、“文化遗产日”、“世界环境日”等为契机,组织开展宣传教育活动,不断提高全民文化自觉意识。

  (二)文化遗产生态环境,整体保护

  1.我省境内传统村落数量多、分布面广,第一次普查缺乏广度和深度。建议由省建设、文化部门牵头,相关各类专业人士参与,依靠社会力量,开展第二次传统村落普查,悉数摸清家底,掌握遗存状况,明晰产权归属,对现有的保护规划进行修订和完善,尚未编制规划的要限期完成。

  2.历史文化名村保护是文化遗产和生态环境的整体保护,其保护范围包含建筑群体、由建筑群体围合的空间场所及其传统文化、生产生活方式和它赖以存在的周边自然环境。这是编制历史文化名村保护发展规划的依据和基础。在新农村建设规划中,力求使这两个规划相互衔接,相得益彰。既突出一村一品的地方特色和现代化气息,又兼容保护历史文化价值和建筑风格。凡涉及文化遗产保护的建设项目,建议相关部门在规划获批前充分协商,寻求统筹解决办法。

  3.加强文化遗产保护,实现村落形态、各类建筑形式、非物质文化遗产三位一体,形态保护与文脉传承相统一,在传统建筑物、构筑物需要采用保留、修缮、维修、改善、整修时,建议文化、文物部门提供相关技术支撑,使其延年益寿。

  4.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在环境保护评价技术上将历史文化名村归属于环境敏感区,在全面开展农村环境保护前先行一步,建议环保、科技、建筑部门提供现代环境动态监测、现代生态修复技术支撑。

  (三)建立健全制度法规,规范管理

  1.进一步完善历史文化名村的法规体系,依据国务院颁布的《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建议省政府出台贯彻执行《条例》的实施细则,进一步细化深化有关名村保护规划与管理的规定,明确市、县、乡、村各级的管理职能和承担的责任,妥善解决多头管理、传统民居产权归属、遗产资源垄断、遗存建筑买卖等突出问题,做到依法行政,有法可依,违法必究。建议借鉴和推广上饶市的做法和经验,有序推进历史文化名村保护和发展。

  2.文化遗产和生态环境的整体保护,必须通过主体来实现。课题组认为,采取“原住民主体+政府引导+专家(公众)参与”三位一体的管理模式,整合资源,凝聚合力,把村民高度的自觉性和自信力,领导科学的决策指导,专家有力的科技支撑,公众热心积极的参与凝聚在一起,形成有序、有效的管理机制。

  3.建立健全保护监管机制,建议将列入国家和省级名录的历史文化名村,与风景名胜区、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地一样归属“环境敏感区”,按要求对其开展环境影响评价、环保验收、动态监测、跟踪评估,确保历史文化名村在开发性建设中生态环境免遭破坏。

  4.加大投入力度,支撑文化生态遗产保护和发展。我省仅有17个列入国家级的历史文化名村享受经费补贴,列入省级的70个没有专项经费。建议省政府在新农村建设资金中划拨一块作为保护历史文化名村的专项经费,专款专用。市、县级财政划拨相应的配套经费用于支持遗产抢救保护、开发性发展项目、专业人才培训等。工商、税务、银行等对保护文化生态遗产项目予以倾斜支持。

  (四)加强保护促进发展,二者并举

  1.以科学发展观指导历史文化名村的保护和发展,树立“保护中谋发展,发展中强保护”的理念。保护历史传统优秀的遗存,创造优美的生态环境,与建设和谐秀美乡村的目标是一脉相承的。要抓住支持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建设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建设和谐秀美乡村的契机,集思广益化解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进程中与保护传统村落的矛盾,保护和发展好历史文化名村,使其成为未来城镇中最美景观和最优环境,成为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幸福家园。

  2.采取“原生态、原住民、原文化、原场景”的“活态”保护方式,重视形态保护与文脉传承,感受历史文化遗产的厚重积淀,为现代生活注入传统的文化因素。对于确实难以原地保存的传统村落,依据“保护为主,抢救第一”的方针,采取应急措施易地保护,对于散落分布又无法单独保护的珍贵精品,可考虑构建“露天博物馆”,或组成一个活态的“历史空间”,千方百计守护好我们的精神家园。

  3.探索古为今用,创新发展路径,努力提升历史文化名村宝贵资源的价值。鼓励村民开发独特的手工艺品和绿色山特产品,将文化生态资源转化为经济和商品优势,亦可以历史文化名村为依托,发展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构建赣中南红色经典旅游圈,以此拉动内需,拓宽就业渠道。

  4.历史文化名村发展,反哺历史文化名村保护。如泰和县蜀口村有着深厚的文底蕴和优美的生态环境,明清时期这里出过21个进士,现有保存完好的宋代古墓和明清古祠堂、古民居,村民们借助当地的生态、文化优势,主打茶叶,发展生态、休闲旅游业,村容村貌焕然一新,村民生活节节攀升。过去的水灾村、贫困村,如今成了新农村建设的第一张名片、省级历史文化名村,浑厚的历史底蕴和文化内涵在这里重现昔日繁华。 

   

  (课题组成员:张文昌 刘宗彬 周耀华 李梦星 刘晓东)

吉安市科学技术协会 © 2011 - 2014 地址:吉安市城南行政中心B座8楼 邮编:343000
备案证编号:赣ICP备14006754号-1 邮箱:jiankx@163.com
吉安市创奇信息技术 设计制作&技术支持